“方艙”醫院中 跳起病房最美舞姿

2020-04-06 12:03:48  阅读 325566 次 评论 0 条

武病患廣場舞視頻走紅 用積極心態對疾病

“方艙”醫院中 起病房最美舞姿

2月7日,在武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就診的何䱳拍攝了一段病友跳廣場舞的視頻,並上至網絡,隨即引җ注。何䱳說,自己之前在家時忙於工作、孩子,也根本沒有時間跳廣場舞。入住方艙醫院後,因看到有病友自己舞,她和其他幾位患者才跟著學習起來。她形宻ؠ舞“老師”的舞姿說:“優美、動人,是我們病房最美的舞姿。”

何䱳說,其實自己一開始也並不願意來方艙醫院住院,擔心條䱯不好,也擔心那麼多患者在一起是不是會交叉感染。但入住後,醫護人員的細心照料、不斷完善的生活設施以及病患之間的鼓勵互助,都讓她越來越安心,也更有勇氣去勝病毒。

她介紹說,這幾天,每天早晚自己和病友都會隨著音樂跳一段廣場舞,“舞真的會讓人覺得更有精神,更有活力,醫生也說,不能每天都躺在床上,得適量活動一下。”何䱳說,自己也沒有想到當初拍攝的那段視頻在朋友圈引起關注,之所以拍下病友的舞姿,是希望可以鼓勵更多人,“即便是戴上口罩,也沒有什麼可以阻我們對生活的熱愛。”

入住方艙醫院前曾經猶豫過

北青報:你當時是怎麼發現自己可能感染了?

何䱳:我是之前咳嗽了好多天,在家裏也吃了蠻多藥,但遲遲沒有好。正好我們家弟媳婦她是協和醫院的護士,然後她就建議我去做一下CT檢查。結果CT結果出來後,顯示是病毒性肺炎。我就又去了發熱門診,排隊做样Ņ檢測,後來就進一步確診了。

北青報:確診後就決定入住方艙醫院了嗎?

何䱳:不是,样Ņ檢測在2月4日上午做的,5日晚上居委會工作人員送我先去一家酒店進行了隔離。淩晨1點多的時候,接到我們街道的負責人給我打電話,說是已經拿到我的檢查結果,陽性。當時他們建議我連夜來方艙,但當時我不同意。那會兒其實不太想來,因為一看方艙裏一兩千人,而且的話又都是病患住在一起,我怕交叉感染。

北青報:後來為什麼改變了想法決定入住了呢?

何䱳:後來社區工作人員跟我做思想工作,他說這裏有充足的醫護人員,並且有藥品,而在酒店隔離是什҃沒有,一旦病情發展變嚴重了,可能沒有辦法及時得到救û。我想了想,就決定來了。來了之後也確實如他所說,醫護人員很多,而且對我們也都非Ů好,所以我就很安心。

北青報:你具體是什麼時候進入方艙醫院的?

何䱳:2月6日就來了,應該算是第一批,隻不過有部分患者比我先進來一點。

用積極一點的心態去對疾病

北青報:是什麼時候開始和大家一起跳廣場舞的?

何䱳:6日進來就注意到有一個阿姨在舞了,她跳得很好,動作特別柔美,也比較適合病人,動作不會太û體力,於是就跟著阿姨學習。

北青報:你之前接觷Ł廣場舞嗎?

何䱳:沒有。平時像我們這種30多歲的,白天上班,晚上回去還要輔導孩子寫作業,根本就沒有時間跳。

北青報:現在病房裏跟著你們舞的人多嗎?

何䱳:我們病房二十幾個人,有三四個跟著我們一起跳,早晚各跳一次。

北青報:當時為什麼會想到拍跳廣場舞的視頻呢?

何䱳:當時是著我已經確診了,而且就在方艙醫院,需要通過我的見聞提醒朋友圈裏的朋友們注意,就是對疫情需要引起重視,但是不要恐慌,對吧?要用積極一點的心態去對疾病。心態決定結果,恐慌的時候更要舞,給自己也給別人信心。

北青報:那你覺得舞對調整自己心態有幫助嗎?

何䱳:當然,會更積極一點,整個人更有精神、更有活力一些。並且我覺得,運動一下對自己的身體也是有好處的,醫護人員也說不能天天在床上躺著,還是要運動一下的。

早午晚三餐各個酒店流送

北青報:你自己現在身體狀況怎麼樣?

何䱳:我覺得我今天就更好了,除了還有點咳嗽,沒有其他明顯症狀了,胸也不悶了。早上發現吸氧區的病人明顯減少了,估計大家症狀都減輕了。

北青報:家裏人有被感染的情況嗎?

何䱳:丈夫也被感染了,他現在在醫院隔離。

北青報:你生活中一直這麼積極樂觀嗎?

何䱳:是,我是做銷售的,平時工作壓力就比較大,需要有個好心態。我自己的性格的話,也一直比較樂觀,周圍朋友都管我叫“小太陽”。

北青報:這幾天在方艙醫院的生活還方便嗎?

何䱳:挺方便的,每張床上都有電熱毯,早午晚三餐也都很豐盛,是各個酒店流送過來,在家都沒吃這麼好,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長胖。護士還給每個人發了書,這幾天又在病區裝了微波爐、電視。隻心҆護人員比較辛苦,從早忙到晚,也沒有時間吃飯喝水,甚至是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很感謝他們。前兩天去水的時候發現牆上貼了標語:信心比金子更寶貴,希望大家都照顧好自己,我也會好好養病,爭取早點康複回家。

文/本報記者 孔令晗